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老奇人救世网 >
纳达尔的爱情与三个女人
发布日期:2019-10-23 11:52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10月19日,纳达尔和相恋14年的女友玛利亚-弗朗西斯卡-佩雷罗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婚礼当天,宾客都收到小纸条,“希望大家尊重我们的隐私,当你到达婚礼现场之后将有储物柜来保存你的手机”,甚至婚礼当天酒店附近不得使用无人机。

  婚礼全面戒严,这完全符合纳达尔的低调性格,就像她的另一半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即使以纳达尔女友身份成名多年,却依旧充满神秘色彩,用西班牙电视台评论员的线年,竟然从来没有听她说过什么。”

  2008年温网开战前夕,英国媒体终结了纳达尔的单身形象,曝光了纳达尔和女友海滩嬉戏的照片,西班牙天王恋情有了实锤,玛利亚-弗朗西斯卡也得以成为公众人物。当恋情曝光,托尼叔叔调侃道,“他的女朋友在马洛卡,当真相出来,我觉得很多女孩都心碎了吧。”

  玛丽亚-弗朗西斯卡1988年7月7日出生在马洛卡岛东部的马纳科市,比纳达尔小两岁,是地地道道的同乡。玛丽亚-弗朗西斯卡在修女学院学习期间,遇到了纳达尔的妹妹玛丽贝尔-纳达尔,在玛丽贝尔的连线下,纳达尔和玛丽亚-弗朗西斯卡相识。两人在2005年确定恋爱关系,此后,纳达尔征战职业赛场,玛丽亚-弗朗西斯卡则在巴利阿里群岛大学学习工商管理,两人聚少离多,当时玛丽亚-弗朗西斯卡就下决心保持与这位网坛明星的匿名关系。

  2010年完成学业的玛丽亚-弗朗西斯卡在西班牙国家电力公司工作,但不久后她去了伦敦就职IMG公司,负责体育营销。2013年在与纳达尔建立八年的情侣关系后,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在纳达尔基金会担任项目负责人,之后负责战略关系业务,而在这里工作期间她与纳达尔的母亲,也就是现任婆婆安娜-玛丽亚-帕雷拉共事过,这也意味着身为职业女性,她不会有大把时间陪着纳达尔全球征战。

  事实上,玛利亚-弗朗西斯卡犹如“隐形人”,从不接受采访,也没有公共主页,西班牙媒体甚至一度拼不对她的名字,至今很多媒体都把她的名字拼写为Xisca,但是认识她的人从来不这么叫她。纳达尔称呼她时用的是乳名“玛丽”,他的家人也这么叫她,但其他人都叫她玛丽亚-弗朗西斯卡。

  两人在一起5年之后,玛丽亚-弗朗西斯卡才第一次到现场观战纳达尔的比赛,那是2010年温网决战,纳达尔直落三盘横扫伯蒂奇,拿到生涯第二座温网冠军。纳达尔在公开场合提到女友的次数屈指可数,2017年澳网,纳达尔赢下孟菲尔斯后,罕见地谈起了第一次陪伴自己来到澳洲的女友,“等待了10年,我的女友终于拿到了这张外卡。”

  纳达尔尊重女友,他问过玛丽亚-弗朗西斯卡是否想和自己去出席一个赞助晚宴,但玛丽亚-弗朗西斯卡选择不去,“我留在酒店,拉法回来后跟我说,谢天谢地你没来,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摄影师。对我来说,去了就意味着进入名人世界,这不是我想要融入的世界,我也不认为拉法会选择和一个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对于为何不去现场、高职(专科)征平“3+2”专本分段培养受青睐,不参加商业活动,玛丽亚-弗朗西斯卡坦言自己是羞于露面,“如果我整天围着他转,和他如影随形,我感觉自己没办法呼吸,我想我们的感情可能会画上句号。”

  “倘若我整天百无聊赖,只是等待拉法需要我些什么,我肯定会感到疲惫不堪”,玛丽亚-弗朗西斯卡确实不是典型的网球运动员妻子。

  玛利亚-弗朗西斯卡的表姐评价她,“是一个正直女孩,没有虚荣心,没兴趣成为公众人物,你不会看到她泡夜店,以及将时间花费在买名牌包上。”

  就在大婚临近的日子,纳达尔出门后被狗仔队邂逅,面对“婚礼准备的怎么样”的拷问,纳达尔一边说抱歉,一边笑着摆手躲进车里。低调不张扬,时刻保持不失礼貌的微笑,两个人共同的好友赫尔纳多斯说道,“拉法和玛利亚-弗朗西斯卡都是害羞的人。”

  对于这对情侣,纳达尔的祖父说道:“他们两人看上去真是般配。”事实上,两人的般配不仅是外形,更是性格、三观上的契合,以及文化和环境上的绝对认同。

  位于马洛卡东部的马纳科市,纳达尔家族14世纪在此定居,700多年以来从没有离开过,纳达尔的家人都生于马洛卡,成长于马洛卡,玛利亚-弗朗西斯卡也来自马洛卡。

  西班牙人对故乡和家庭拥有强烈归属感,有把去世的一家人葬在一起的习俗,年轻人在外漂泊多年后也都会想着落叶归根,马洛卡人更是如此,在西班牙其他地方的人眼中,马洛卡人拥有抱团排外的天性,对来自外面世界的人不热情、放不开,甚至有些消极,而对于世人的看法,纳达尔的父亲塞巴斯蒂安-纳达尔照单全收,他推荐了一本《亲爱的马洛卡人》小册子,可以证实马洛卡人沉默寡言,总是少说多做,这恰恰是纳达尔和玛利亚-弗朗西斯卡性格的体现。

  在高度职业化的网球运动中,球星纷纷打造国际化团队的今天,纳达尔的团队都是马洛卡本地人,或者语言和地域接近马洛卡的加泰罗尼亚人,他的朋友也都来自马洛卡,对于血液里流淌着浓浓乡愁的纳达尔而言,马纳卡是他最惬意的故乡,所以正如他自己所言,很难想象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与来自迈阿密或蒙特卡洛的某个女人产生感情就像让两种动物结合一样违背常理。”

  《亲爱的马洛卡人》书中写道:“即使出了英雄,马洛卡人也不为所动。”只有回到家乡,纳达尔才可以自由自在,大摇大摆去做任何事情,没有人找他签名、合影,因为在马洛卡如果去恭维奉承某人,即使他真是成功人士,你也会被瞧不起。

  在职业网坛这19年,http://www.82843d.com形成江南。每每结束重要比赛,纳达尔就会回到马洛卡,修整、训练,等待下一场征战时再迁徙,离开家乡。比赛之外的时光,他几乎都呆在岛上。纳达尔与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在岛上的日子与普通岛民并没有不同,他们的好友赫尔南德斯透露,“两人都远离名人的生活方式,喜欢去海滩,与对方家庭聚在一起,而玛利亚-弗朗西斯卡与拉法的家人相处得非常好。”

  2019年美网决战,拿到冠军的纳达尔向自己包厢的方向望去,看到为他高兴的妈妈、妹妹和未婚妻,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情绪,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

  即便在球场上是无坚不摧的战神,但纳达尔的内心很谨慎敏感。玛丽贝尔为哥哥的成就感到骄傲,但她觉得“他就像一头受惊的猫咪”。纳达尔的妈妈透露他怕黑,睡觉时得开着灯或开着电视,打雷闪电就会躲在枕头底下。

  但家庭这个避风港让纳达尔克服恐惧。“家庭对于他而言拥有无可比拟的意义”,纳达尔的体能师梅莫表示家庭是纳达尔的精神支柱,他们呵护着纳达尔,给与他精神力量,追求胜利和荣誉。

  安娜-玛丽亚-帕雷拉,纳达尔的母亲,当被问道是否对拉法今天取得的成就感到吃惊,她说道:“我们努力给他平静祥和的气氛,在家里从来不谈论网球。”作为明星母亲,当被路人认出来,她不但没有成名喜悦,反而感到极度不舒适,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儿子身处马洛卡外面的世界,面对球迷、赞助商和对手的包围将背负怎样的压力。即使和朋友在一起,她也不谈论与拉法有关的话题,“我不喜欢将私生活晒出来,我的责任就是身为母亲去全力以赴支持他”。

  母亲玛丽亚够低调了,但在玛丽亚看来,自己的女儿更甚,“她甚至比我还低调。”是啊,纵然纳达尔大名鼎鼎,可有几人知道19个大满贯冠军得主亲妹妹的名字是玛丽贝尔-伊莎贝尔。在巴塞罗那求学时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哥哥是何许人也,直到她亮相罗兰加洛斯观战纳达尔的比赛被发现,她和纳达尔的关系才得以被曝光。

  相对纳达尔的母亲和妹妹,在某种意义上,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对于纳达尔家族来说是一个外人,但她的做法却与她们毫无二致,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哪怕私底下都在保护纳达尔,“我的家人问起拉法,我也是只言片语。毫无疑问,我不认为将拉法挂在嘴边感到舒服,而我和拉法的事情,我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尽管两人一直只是保持着恋爱的关系,但她早已融入这个家庭。在公共场合,如果不是在纳达尔身旁,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只会和纳达尔的妈妈和妹妹一同出现在看台上。在精神上,纳达尔的母亲和妹妹不仅完全接纳和认同了她作为家庭的一份子,这三个女人如今已经是一个紧密团结的整体,在行为和精神上保持了绝对的一致。

  在纳达尔结婚前夕,妹妹玛丽贝尔为玛利亚-弗朗西斯卡举办单身派对,而纳达尔母亲则感慨道,“我不知道还有谁在性格比她更适合我儿子,以我对拉法了解,他会远离渴望成名的女人。”

  “我的家人打造了一个充满亲情和信任的环境,我得以充分展现天赋。如果没有她们,我难以想象能够收获成功。”曾几何时,很多专家断言纳达尔打不到30岁,然而事实是,原本计划结束职业生涯再结婚的纳达尔,在33岁还能拿到美网桂冠,虽然玛利亚-弗朗西斯卡不催婚,但纳达尔也觉得是时候结束爱情长跑了,再说了,费德勒、德约科维奇和穆雷都在结婚生子迎来又一春,本就位居巅峰的纳达尔能否上演西班牙版的“婚后普兰”?

  • Power by DedeCms